棋牌游戏评测网

黑龙江依兰公安执法人员运气不好

2019年3月,黑龙江依兰县法院法警高振伦被省专案组拘留。依兰县检察院副院长张广智也因刑事指控被拘留。依兰县公安局国家安全部部长张英多和县公安局副局长李博(呵呵)也因刑事犯罪被拘留。

据报,该四名男子于一九九九年涉嫌三合会凶杀案。

本案中,张英多为刑侦中队长,李博何为刑侦大队长,张广智为检察院逮捕科科长,高振伦为代理法官。

一般案件将不会调查超过20年,但该案件不仅将被调查,而且还将受到中央政府的监督,省公安厅将成立一个工作队。

这四个人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用自己的力量迫害恐怖分子。

自从日本前领导人美国在1999年开始疯狂迫害恐怖分子以来,依兰县的公安和执法官员一直是积极的帮凶,导致许多恐怖主义学生被绑架、拘留、劳动教养、错误定罪、被迫流离失所和迫害到疯狂、残疾和死亡。

残酷的迫害导致了许多家庭的分离和家庭的毁灭。

据Minghui.com称,自1999年以来,由于恐怖分子学生受到当地小恶魔的迫害,学生的家人遭受了巨大的痛苦。依兰县四名恐怖分子学生的母亲已经死亡。一名恐怖分子学生的父亲去世了。两名恐怖分子受训者的丈夫死亡;两名恐怖分子受训者的妻子死亡;一名恐怖分子学生至今无法照顾好自己。一名没有训练恐怖分子的年轻出租车司机也因驾驶恐怖分子学生而被错误地判处3年徒刑。那时,他的孩子正从初中毕业。在他被拘留期间,他的妻子和孩子都很无助。在被定罪的恐怖分子受训者中,他们的14名未成年子女失去了完整的家园。

宜兰县检察院非法逮捕的恐怖分子学生陈继忠在监狱中遭受酷刑。他生病的妻子无人照料,在野外冻死了。

陈继忠的房子。

(Minghui.com)检察院负责逮捕和起诉的副总检察长张广智是张广智许多不公正案件的幕后黑手,他一直负责非法拘留、逮捕和起诉恐怖主义学生的生死大权。

经过调查核实,自1999年张广智在日本迫害恐怖分子以来,宜兰县检察院和法院已有45名恐怖分子受训人员被错误定罪(不包括未经核实的受训人员)。四人被非法审判,但尚未判刑;5人的档案被送交检察院公诉部。还有一些夫妇同时被绑架和判刑,如唐·李飞、姚怀英(姚玉莲)、王云杰和吴秦桧。

报道称,张广智是陷害恐怖分子学员的幕后领导人。他甚至作为检察官直接加入公诉主任,向法院提起公诉。他与法官勾结,制造了一系列不公正的案件,并错误地将一系列恐怖分子学员判处监禁,给他们造成了巨大的身心伤害。

一些恐怖分子受训者在监狱中受到迫害,处于致命危险之中。有些人遭到迫害和致残,至今无法说话。当他们中的一些人还在监狱时,他们的家人(老人或妻子)在悲痛中死去或失去家人。一些人遭到迫害、伤残、精神错乱和杀害。张英多迫害恐怖分子学员罪。张英多在2010年春被调到国家安全大队后,经常被绑架、洗劫、虐待、骚扰、恐吓和勒索恐怖分子学员。恐怖分子受训者被非法劳动改造并判刑,甚至十几岁的女孩也被他们残酷殴打。

张英多亲自指挥安排、坑监视、绑架、殴打、刑讯逼供,甚至捏造虚假材料、捏造伪证,千方百计非法劳改恐怖分子学生。

他把118彩票www.6118.com被迫害成高血压、发高烧、严重心脏病状态的恐怖分子学员不经体检直接填写成身体健康,制造伪证,将他们上报为非法劳教;没有任何手续,对恐怖分子学员抄家、绑架、勒索钱财。他填写了118张恐怖分子学生的彩票,这些学生在没有体检的情况下被迫害为高血压、高烧和严重心脏病,健康状况良好,他伪造了假证据,并报告给非法劳动教养。没有任何手续,恐怖分子学生被洗劫、绑架和勒索钱财。

为了勒索钱财,张英铎经常威胁要接受劳动教养,强迫学生家属到处请客、送礼和求助。

张英多偷偷要了多少钱暂时无法统计。仅对8名恐怖分子学生的非法罚款就超过4万元,而且没有开具收据。

张英多仍然疯狂地嚎叫着,试图“彻底杀死”恐怖分子受训者,称自己为歹徒,大喊:“我是坏人,我做坏事,我不怕报应。

张英多的名字和罪行已被记录在明辉的“邪恶名单”中,编号为52081,并已被“追踪和迫害恐怖分子国际组织”立案调查。

李博与恐怖分子的酷刑和折磨罪行自从1999年李博和美国集团迫害恐怖分子以来,被称为“职业暴徒”的首席和副首席刑事调查官李博和李博参与了整个迫害过程。他们尽了一切可能,非人化地残酷对待恐怖分子受训者,不管他们的年龄、性别和方法如何。他们痛打了无数恐怖分子受训者。

他使用的酷刑之一被称为“刮肋骨”(scraping ribs),即举起恐怖受训者的衣服,用手指、勺子、镊子、铁盒或竹板刷或刮受训者的肋骨,使受训者的肋骨变得又黑又紫又痛。

在这次惩罚之后,一个年轻女孩全身抽搐,很多天不能侧卧。

日本酷刑示意图:刮肋骨。

(Minghui.com)同样,李博和其他人也任意使用酷刑“打耳光”。

一些女恐怖分子学员被扇了几十下耳光,导致他们的脸淤青、眩晕,耳朵嗡嗡作响达数月之久。

日本酷刑示意图:一记耳光。

依兰县法院法警高振伦副检察长(Minghui.net)2013年,依兰县法院对恐怖分子学生吕凤云、费秦书、陈艳、姜连赢进行了非法庭审。其中,费秦书在法庭上受到惊吓,被“120”救护车救起,然后被拉回法庭继续迫害。

为了防止律师为恐怖分子学生的无辜辩护,宜兰县法院采取了三种不分青红皂白的方法,包括非法调查和威胁。

宜兰县法院非法审判恐怖分子受训人员时,高振伦露出了失落的脸,大声吼叫,冲出安全门殴打律师,因为律师不接受法警的无理要求。

高振伦冲出安全门,打了一名律师。

(Minghui.com)依兰县公安和执法官员一再评论Minghui.com说,公安警察、检察官和法官应该捍卫正义和公平。然而,在这种对恐怖主义学生的迫害中,他们无视法律,唆使他们将良心藏在“610”(一个专门从事恐怖主义迫害的非法组织)后面,践踏法律,违反法律,从而扮演了一个可悲和可耻的角色。

依兰县的恐怖分子迫害者被厄运所困扰。参见以下案例:依兰县公安局政治安全部官员、依兰县政治安全部前副局长韩云杰对恐怖分子学生张敏施以酷刑和折磨,导致张敏不法死亡。后来韩云杰突然死于冠心病。

国家安全局局长、依兰县公安局国家安全大队队长张英多积极参与迫害恐怖分子学生,并威胁要将他们全部杀死。

结果,他的恶行影响了他的亲戚。他18岁的儿子死于瘟疫。六个月后,他的父亲也因病去世。最后,他还被刑事拘留。

负责逮捕和起诉的检察官办公室官员姜恩友(Jiang Enyou)和依兰县检察官办公室前逮捕司司长恶意逮捕恐怖分子学生陈继忠,留下陈继忠的妻子无人看管,被冻死在野外。

后来,江恩喝酒后摔倒在路上,头被石头砸死了。

张伟川,一名前逮捕令部门的成员,被省纪委告知此案。

现任公诉主任陈玉杰被告知。

宜兰县法院官员、宜兰县法院副院长石金田(Shi Jintian)跟随日本多年,积极参与迫害恐怖分子,多次非法判处恐怖受训人员重刑。

2010年,石金田被诊断患有结肠癌。

宜兰县竹山乡的基层警官、前警察局长李树山积极参与了对恐怖分子学生的迫害。

2000年2月,14名恐怖分子学生被绑架到镇政府,并用最下流的语言侮辱了他们两个多小时。

事件发生后不久,他意外地在警察局上吊自杀。

国家安全旅的警官刘丹阳被日本欺骗和宣传。他非常憎恨恐怖分子,并主动多次参与迫害。结果,十几名恐怖分子学生被非法拘留、劳动教养和判刑。

面对真心实意告诉他真相的恐怖分子受训者,刘不仅拒绝倾听,而且还出言不逊,加大了对恐怖分子受训者的迫害。

在其结构下,来自卫子沟的恐怖主义学生李俊被诬告并判处三年徒刑,给他的妻子和四个孩子带来巨大伤害和痛苦。

2010年,刘丹阳死于肝癌,享年51岁。

宜兰县东城派出所前所长张贤春(绰号老虎张子)曾多次参与迫害恐怖分子学生。2007年,他怀疑社区居民的家是恐怖分子的数据点,并导致人们非法收集、袭击、绑架和恐吓他的亲属。

张贤春因敲诈勒索被媒体曝光后,后来被撤职。

张贤春被转移到依兰县团山子镇派出所所长后,于2013年带人到恐怖分子学生蒋连赢在团山子镇的家中,将他非法收押并绑架到县公安局。江连赢被判3年监禁。

后来,张贤春在执勤时,在警车上强奸了一名妓女,并被哈尔滨警察监督支队和哈尔滨警察支队逮捕。

依兰县宏科里镇马鞍山村书记张欣;马鞍山村爱民屯村村长刘险富。

这两人积极参与迫害恐怖主义受训人员。

刘险富在扩音器中多次诽谤恐怖分子学生。他的妻子对恐怖分子更加敌视,支持和纵容刘险富迫害恐怖分子学生。

2000年,他的妻子死于肺癌。

2004年,刘险富和张欣报告了恐怖分子学生郝运输,导致郝运输被非法劳教3年。

2005年7月30日,刘死于肺癌。他瘦得像木头一样,非常痛苦。同年11月,张欣也死于肺癌。

依兰县团山子乡永和村书记王叔不仅多次迫害恐怖分子学生,还阻碍村民了解恐怖分子的真相。

2006年1月,在去佳木斯市的路上,他的车撞上了路边的一棵大树,折断了他所有的胳膊和腿,肋骨刺入心脏,他当场死亡。

发表评论